您当前位置:首页>名人园林>乾隆
乾隆

乾隆六游狮子林

清高宗乾隆为了督察黄淮河务与浙江海塘工程,同时笼络江南官员及士人,作了六次南巡。其素爱游山玩水,写诗作画,故每到一处例由地方官员进呈方舆图说与古迹清单,介绍前人题咏,以便一一游鉴。其于苏州最爱去的名胜是虎丘、天平、花山与邓尉山,游得最多的是城外寒山别业与城内狮子林。各处皆留下许多“御制诗”与题字。据《南巡盛典》与道光年《苏州府志》记载,他从第二次南巡起,每次都要游狮子林。 乾隆二十二年(1757),二巡江南,带了倪瓒的《狮子林图》展卷对照观赏狮子林。赐匾“镜智圆照”,又题五言诗《游狮子林》,诗中声称“早知狮子林”,在这儿见到了“松挂千年藤,池贮五湖水”与“假山似真山”,觉得狮子林不像在闹市,而“疑其藏幽谷”,似是人间仙境,且在装修方面与“亭台乃一新”的寒山别业相比,是“未饰乃本然”,此诗现刻在狮子林御诗碑上。 五年后(1762)三巡江南,为狮林寺题额“画禅寺”,留下七律二首,其一题在亲手临摹的《狮子林图》上“命永藏吴中”,另一首《游狮子林得句》题在倪图上空白处,赞狮子林“一树一峰入画意,几湾几曲远尘心。” 乾隆三十年(1765)四次南巡,为狮子林题“真趣”匾,命赏给园主黄氏兄弟每人一匹缎子,写下《游狮子林即景杂咏》七绝三首与七律一首,其中绝句之一是“城中佳处是狮林,细雨轻风此首寻。岂不居然闹市里,致生邈尔濮濠心。”律诗中声称“每阅倪图辄悦目,重来图里更怡心”,自认为摹图不如倪图“笑似雷门布鼓音”,去浙江后回京,途中小住苏州,又去狮子林,留七律《再游狮子林》,“却爱狮林城市间”,回京后用13万两银子在长春园内仿建狮子林,用银7万两在避暑山庄再仿建狮子林,且摹两份倪图各置其中,原因收藏于“石渠宝笈”。 乾隆四十五年(1780)五次南巡,在《狮子林再迭旧作韵》中道“山庄御苑虽图貌,黄氏倪家久系心。”意为二处仿建狮子林仅为“图貌”,“略看似矣彼新构,只觉输于此古林”。 四年之后最后一次南巡,乾隆再到了徐贲画的十二幅狮子林风景图,在《游狮子林三迭旧作韵》中道“粉本石渠藏手迹,写虽因手运用心”表明在临摹倪图时用心运手,又道“六度南巡之事既藏,亦不再拟命驾矣。”又自问“真山古树有如此,胜日芳草可弗寻?”因“六度南巡止”,只能“他日梦寐游”了。 由乾隆题了八首御诗的《狮子林图》现只有模糊照片,据说真迹在台北故宫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