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林假山的价值研究

文/陈中

狮子林的假山从建造年代划分,可以区别为两个不同时期。主假山(旱假山)区、岛上假山(水假山)区、南部假山区(以上三区统称为主假山)历史久远,迄今已有600多年。西部假山(土山)、真趣亭旁假山片、黄石假山片(小赤壁),系公元1918年最后一位园主贝仁元扩建时所为。两个不同时期的假山,价值各有特色。主假山历史悠久且蕴含禅意,是中国早期洞壑式假山群的唯一遗存。历史悠久:始建年代一说:狮子林始建于元代至正二年,公元1342年“天如禅师维则之门人为其师创造”,“林有竹万个,竹下多怪石,有状如狻猊,故名师子林,且师得法于普应国师中峰本公,中峰倡道天目山之师子岩,又以识其授受之源也”。(《狮子林纪胜集》欧阳玄“师子林菩提正宗寺记”)。

另一说:据元代著名画家朱德润所作“狮子林图序”记载,元代泰定(公元1324-1328)中,朱德润(1294-1365)自京城回苏州,在狮子林与维则会吾。“因观其林木蔽翳,苍石巉立,所谓师子峯者突然于其中”……。狮子林始建年代两种说法有出入,但并不矛盾,师子林如此众多的假山,不可能一蹴而就。史料记载“其地本前代贵家别业”。(《狮子林纪胜集》欧阳玄“师子林菩提正宗寺记”)。又传北宋徽宗在京城汴梁造大假山,派官员来江南选取太湖石,史称“花石纲”,湖石尚未运完,北宋灭亡。部分未北运的湖石,被搁置在一荒园里(顾颉刚《苏州的历史和文化》)。公元1342年,至正二年狮子林正式作为“寺院”应该是历史的定论,而园中假山堆叠的时间更早于“寺院开院”。

蕴含禅意: 狮子林不同于一般的文人山水园,其假山群深含禅意,体现了狮子林创始人的宗教思想。元代著名画家朱德润《师子林图序》记载朱德润与维则的一段对话,表达了维则建园的思想。“因观其林木蔽翳,苍石巉立,所谓师子峰者,突然乎其中,乃谂诸师曰:昔达摩传言,‘法中龙象’《智度论》解曰,水中龙力大,陆行象力大。兹林曰师子,岂非以其威猛,可以摄伏群邪者乎?”师曰:“非也。石形偶似,非假摄伏而为。若以威相,则文殊固有精进勇猛之喻矣。”仆又曰:“昔人言作师子吼,得非以其声容可以破诸障乎?”师曰:“非也。以声容则无此声容也。其有不言而喻者乎?”仆曰:“不言而喻,余知之矣。不言而喻,其惟师乎?噫,世道纷嚣,不以形色,则不能摄诸敬信,而吾师以师子名其林者,姑以遇世纷而自得于不言者乎?矧师之真实,可以破诸妄,平淡可以消诸欲。若以静默不二,则虽有形有声,犹不能悸,况乎无声无形,而托诸狻猊,以警群动者乎?虽然,观于林者,虽师石异质,一念在师,石皆师也;一念在石,师亦石也。然不若师者师石两忘者乎?”师曰唯唯。维则借形似狮子的假山石峰,表达了面对“世道纷嚣”其禅意可以“破诸妄,平淡可以消诸欲”;以“无声无形”托诸“狻猊”以警世人。这就是维则建造狮子林的真实意图。洞壑式假山群历经苍桑,遗存至今。洞壑式假山群的史料自建园起,元、明、清代均有记载。元代维则“师子林即景十四首”称“人道我居城市里,我疑身在万山中”。元代张翥(号仲举)“诗题师子林简天如和尚”写道:“老禅丛林伯,休居得名园,幽藏岩壑胜,……怪石洞庭来……劣岩熊豹墫,中有青狻猊”。元代宇文公谅(号子贞)赞师子林“峯峦无限好”。明代道衍(字斯道,1335-1418年)俗名姚广孝。

在“师子林三十韻”中描写师子林“上士栖禅地,精蓝故有名,胜愈林屋洞,奇冠阖闾城,岌岌诸峯秀,青青万竹荣”。青州赵执信(1662-1744)号秋谷,晚号饴山老人。在“师子林赠主人张籲三”(即张士俊,清代康熙至乾隆初狮子林主人)文中写道“高亭擅一丘,怪石拥四面,…渐历有登践,区分涧壑成,经纡尺咫变,深洞转地中,飞梁出簷畔…”。清代曹凯“师林八景――八洞”“岗峦互经亘,中有八洞天,嵌空势参错,洞洞相回旋,游人迷出入,浑疑武陵仙”。清咸丰七年,公元1857年,苏州徐立方重刊《师子林纪胜集》,僧人祖观撰文作序“古来豪门富族辇金造园,非不名噪一时,不数传而鞠为茂草,师子林片石五百年,独存天壤者”。此文与师子林建造时相隔515年。 1918年,贝仁元购得师子林,民国十四年,公元1925年,在其《重修狮子林记》中称“园以山石著,故为吴中名胜之一。自有元至正以迄于今,中更两代,垂四百余祀,而诸峰如旧,丘壑依然,鲁殿灵光,若有呵护,师林之名所以不致湮没者,惟而已”。十九世纪三十年代著名园林学家董寯先生在考察了当时江南园林的状况,写就了《江南园林志》。书中写道:“六朝叠石之艺,渐趋精巧。北魏张倫,造景阳山。《洛阳伽蓝记》,‘倫造景阳山,有若自然。其中重岩复岺,嵚崟相属,深谿洞壑,逦委连接。……崎岖石路,似壅而通,峥嵘涧道,盘纡复直’。……景阳宛然今日吴中狮子林也”。“元末僧维则叠石吴中,盘环曲折,登降不遑,丘壑蜿转,迷似廻文,迄今为大规模假山之仅存者,即狮子林也”。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贝氏家属将狮子林捐献给国家,假山部分略经修缮。

至今只是常年维修。 民国所建西部假山的艺术传承及创新。西部假山仅是民国时期为扩大狮子林面积而建造,从造园艺术角度看整体布局与原有狮子林假山相互呼应;建于山上的双香仙馆、问梅阁、听涛亭与苏州明清时期的园林风格一脉相承;西部走廊贯通南北,使花园、祠堂、住宅紧密相连,再现了清乾隆中期的贯用造园手法。西部假山石包土堆叠成山,俗称土山,是民国时期最后一位园主贝仁元扩建时,疏浚水池挖泥沿墙堆成。面积约为1104平米。“土山分高低三层,山脚与山道两侧缀以太湖石,可防止雨水冲刷。远望时使人感觉其风格与大假山…岛山遥遥相应。西山的地势北高南低,北端有一个山洞,可由洞内上山或下山,中部有人造瀑布。南部石少土多,坡上植树栽竹,在此颇有‘平冈小坡,陵阜陂阤,缀之以石,似处大山之麓,截溪断谷,私此数石为吾有也’之感。”(见《狮子林》张橙华著)西部假山在布局、设计、堆叠及建于假山上的建筑物在风格上继承了苏州园林传统的风格,特别是明清时期的苏州园林风格。但是,民国时期的造园者也有创新。问梅阁旁的人工瀑布建造时,在瀑布顶端高墙背后用钢筋混凝土建造了一个高约1.5米,长约2米,宽约1米的水箱,用人工将水箱水加满,打开水箱下端的塞子,水顺流而下形成瀑布。此种人工瀑布的建造艺术,在苏州古典园林建造史上未曾见过。人工瀑布的假山堆叠在近代假山作品中堪称一流。假山用石色泽一致,纹理走向自然天成,勾、挂、嵌堆叠手法细腻。从山涧顶端至湖面落差约 9.1 米,山涧平均宽度仅 3 米。山涧中形成五个梯级,当人工泉水从天而降时,湍急的水流,潺潺的水声,危岩似的涧山,两旁摇弋的绿树,自然界的五叠泉在这里栩栩如生。西部假山艺术价值在此处得到升华。狮子林古代遗存的洞壑式假山群已经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一部分,中国仅存,世界绝无仅有。我们都有这样的共识吗?